合肥在线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全聚德净利润下滑近六成!“烤鸭第一股”卖不动了?


文章作者:www.bojdn.com 发布时间:2019-08-31 点击:806





净利润下降近60%! “烤鸭的第一股”全聚德不能卖?

封面记者熊莹莹

在谈论烤鸭时,我相信许多人心中的名字是“大裘德”。

但是现在,谈到全聚德,人们的印象是“价格昂贵,服务差,太糟糕。”

8月19日晚,全聚德宣布,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227.8万元,同比下降58.51%。

曾几何时,全聚德是北京烤鸭的代名词,也是北京游客必看的景点。现在,全聚德烤鸭似乎真的未售出。

拥有155年历史的“中国老字号”,你为什么打破了好手?

8951-icmpfxa7586641.png

上半年净利润下降近58.51%

北京烤鸭“难以脱身”北京

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为7.5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3.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227.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8.51%。在8月19日晚,全聚德在2019年报道了一份半年度报告,导致许多人晕眩。

尽管半年度报告没有解释利润下降的原因,但早在7月26日,全聚德就披露了半年度业绩报告,并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餐饮店的接待数量减少,营业收入下降,一些上游食品被推动。工业收入减少导致公司经营业绩下降。

事实上,客户的减少并非第一次。

全聚德2018年度报告提到,由于餐饮行业竞争加剧,公司年度接待数量同比下降,导致公司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同比下降。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7.77亿元,同比下降4.48%;净利润7342.2万元,同比下降46.29%。

截至6月30日,全聚德共有116家门店,其中包括46家直营企业和70家特许经营店。与2018年年报相比,商店数量减少了五个。在这方面,全聚德还在半年报中提到,这五家特许经营店因不合格而关闭。

尽管这些商店遍布全国各地,但全聚德的收入仍然主要依赖于北京地区。 2019年上半年,华北地区营业总收入为7.53亿元,占总收入的99.31%,远远超过其他地区。但与去年同期的8.76亿元相比,也出现了大幅下滑。

210e-icmpfxa7586775.jpg

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在华北地区存在偏差

互联网转型失败

连续6年持续表现

公开资料显示,泉泉德成立于1864年(清代同治三年)。 1993年,北京全聚德集团在北京成立。 1994年,全聚德集团等六家公司成立了北京全聚德烤鸭有限公司。 2007年,全聚德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8年,举办了举世闻名的北京奥运会,全聚德成为奥运餐饮服务提供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涌入也为全聚德带来了全球客户。 2008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全年接待了416万名乘客。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全聚德一路战胜。到2012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4亿元,距离20亿元大关仅一步之遥。然而,在未来六年,业绩不仅没有突破20亿元,而且逐年呈下降趋势。

2013年至2018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为19.02亿元,18.46亿元,18.53亿元,18.47亿元,18.61亿元,17.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亿元,1.26亿元和1.31亿元。1.4亿元,1.36亿元,7300万元。

为了扭转这种趋势,全聚德也尝试过多次改造。

2014年,全聚德通过固定增值方式引入IDG Capital和华珠集团,为全聚德三元维纳斯车间项目,仿食品生产基地,中央厨房建设,全聚德上海武宁路店等项目募集资金3.5亿元。作为华东地区总部的建设。但是,筹款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的效益。在2018年,全聚德两次被IDG减少。

2015年8月,全聚德与重庆疯草科技与北京达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鸭兄弟科技,推出了“小鸭兄弟”外卖平台,并负责全聚德的互联网运营。

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Duck Brother Technology亏损1344万元,上半年2917亏损243.7万元。 2017年4月,Duck Brother Technology被关闭。全聚德解释说,停产系统未能达到运营预期。

ec91-icmpfxa7586933.jpg

“时尚街”老式食品

糟糕的服务和高昂的价格成为“吐槽”的焦点

全聚德的半年度报告提到,截至6月底,该公司100多家门店的得分有了很大提高。超过4星级商店的比例为85%,比2017年的37%增长48%,其中所有直营商店已超过四星(包括五家五星级商店)。

但仔细看看网友的餐饮评论,“绝对是坑旅游店,烤鸭不贵”,“这项服务,还要收取10%的服务费”.还有很多类似的评价。

近年来,许多网友反复挥霍了“中国老字号”,而不是全聚德家族。被称为扬州名片的一岁的富春茶馆,以及天津式的小吃狗,包子,也受到了网友们的“糟糕评论”。

今年5月,收藏家马维都也在微博的成都老餐厅分享了他不愉快的用餐体验。

总的来说,网民对这些所谓的“旧品牌”的不满主要集中在服务质量差和收费高的问题上。

在这方面,餐饮业的一些人说,新兴的餐馆将客人视为祖父,而衰落的旧品牌则忽略了自己的客人。从长远来看,是否有可能在最后留下一个是未知的。

下一条: 神秘名单再爆“问题”公司 遍地是雷还是危言耸?